C罗回归以来,可能只有上场对伯恩利第70分钟时,反击分球给桑乔后,跑远点、抢头球做给卡瓦尼,后者越位位置凌空打门被门将扑出那球,依稀还能见到当年小小罗鲁尼特维斯三头怪的反击风采。 当然,他更多地依然是其中负责空跑的那一位。

其余大部分时候,他的传球或带球或跑位,都平平无奇,甚至是拖球队整体向前推进的那个。

下图是这场对狼队比赛里,全队的成功传球xT值(Expected Threat,直译为预期威胁。简单解释就是通过传球(或带球)增加多少进球的可能,传球方向面向对方球门的是正值,相反则是负值)。

一般来说,后场球员因为出球空间更大、面向对方球门情况更多,所以xT值往往高于前场球员。

但B费的威胁性传球,哪怕只是在替补的30分钟里,也能起到是肉眼可见的作用。

可以看到,C罗的传球几乎都是从更有威胁的地方,传到更少威胁的地方。换言之,他更多都是选择回传球。

而这一特点最大的危害是,他常常喜欢在球队整体向前推进时,离开中锋的箭头位、回撤到前卫线,来不痛不痒地“帮”后场出球的队友做一脚球。

且不论他这样简单地做球出现过多少次低级失误,送给过对方多少次直面冲击后防线的机会,单说这种无效做球的后果:

一、在时间上,减缓了本方推进速度,给对方更充足的时间组织防线,拉回阵地防守;

二、在空间上,他的回传球无法直接转换为对于弱侧空间的利用,或是继续地向前传球。

(这句话最好的正例,就是同一场比赛,格林伍德那记“拨云见日”的精妙传球)

而C罗无法做到的最大原因,就是他难以在英超环境下,背对防守球员,完成接球、护球、转身、出球(带球)等的连续动作。

三、还是在空间上,他回撤做球的位置,经常性地挤压后场出球球员的持球空间,从而造成推进受阻,甚至将贴防自己的对方球员一起带了回来。

同时,前场也少了一个压制对方防线的接球点,使本方无法获得战略纵深。(侧面反映了,为什么像劳塔罗·马丁内斯这类可以造杀伤的“怼锋”,战略价值那么大)

总之,就竞技水平而言,C罗如今的局限性越来越高,对于体系的反哺远远低于其对体系的索求(当然还有很多其它的方面,以上只是其中之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