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阿诺德而言,一句任重道远可能都不足以概括他目前面临的问题。曼联内部充满了不安、更衣室里的派系斗争、球员们的幻想破灭、以及对这支正在努力寻找方向的球队的质疑。

在此之前,阿诺德对这些问题都保持一定的距离。自 2013 年担任董事总经理以来,他的职责一直是商业方面。例如去年,他与 TeamViewer 达成了 2.53 亿英镑的球衣赞助协议。

而他的晋升则意味着他被推到了台前,哪怕他和伍德沃德的目标有所不同,但他必须要承担起责任来。伍德沃德是曼联的执行副主席,阿诺德的正式头衔将是曼联的首席执行官,这反映出他主要关心的是曼联的商业。

阿诺德计划给予体育方面更大的自主权,以更好地控制预算和决策,而不是亲力亲为。足球总监约翰 – 莫塔夫将在技术总监达伦 – 弗莱彻的协助下领衔处理足球方面的一切问题,当然还包括主教练。

当然,细节决定成败。谁来挑选下一任主教练?如何确定转会目标?出售球员的过程呢?

伍德沃德不做任何关于足球的判断,但他仍然做出了对曼联具有深远影响的一系列决定,这些决定很有可能会坑死朗尼克。其中就包括他主导的一系列续约,他的目的是保持球员的市场价值,但最终导致的是一堆边缘球员的集体不满。

很多时候朗尼克只能带领 26 名球员训练—但不包含外租的 7 人,曼联的一线 名球员—据说他发现有时激励他们都很困难,因为每场比赛几乎有三分之一的球员根本连大名单都进不去。

拜利、马塔还有菲尔 – 琼斯都从伍德沃德这里得到了长度不一的续约合同,而他们都考虑在冬窗离队。

src=索尔斯克亚同意和这些球员续约,但和他力主推动不同,在 19 年卢卡库离队之后索尔斯克亚对于一些事务默许的态度越来越强。一个主教练需要对管理层有信心才能签下他想要的球员,否则他的一线队就会充斥着一堆不想要的球员。

去年 4 月,当欧超事件轰轰烈烈落幕之时,伍德沃德坦言在他的任期内曼联花费了 10 亿英镑的转会费,但引援质量和曼城远远不能比。

2020 年索尔斯克亚希望引进格拉利什,但曼联以差不多 8000 万英镑的价格引进了范德贝克、阿马德和佩利斯特里,这三人上赛季为曼联在英超出战 680 分钟。朗尼克似乎和索尔斯克亚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即范德贝克不适合残酷的英超。他的技术是原始粗糙的,而且有消息称在训练中,他很难完成交给他的覆盖任务。

范德贝克希望冬窗离开,林加德对于去年夏天没有让他离队感到非常不满,马夏尔公开表示他打算离开老特拉福德,这些球员对卡灵顿的气氛有很大的影响。

阿诺德必须在清理球员上加快步伐,索尔斯克亚有一点没有做错,实际上他去年夏天就将马夏尔和林加德摆上货架,这两人去年夏天加起来起码可以回收 5000 万英镑,但现在呢。

不去考虑同一时期切尔西回收的 1.02 亿英镑以及利物浦一贯的卖人讨论,一些引援方面的消息人士将曼联的操作和同城死敌曼城进行了对比。 曼城甩掉费兰 – 托雷斯、大卫 – 席尔瓦以及阿圭罗是出售的真正在一线队有球可踢的人,但曼联留下的是那些两年了一场没踢的人。

而在幕后,关于曼联球员的成分构成、俱乐部管理层如何指派他们的球探行动的,各种各样杂乱的信息交织在一起,朗尼克终于体会到了执教曼联的滋味咯。

src=瓦拉内、卡瓦尼和 C 罗的签约都是经纪人推动的(provoked),伍德沃德全盘接听了所有经纪人的电话并把他们带到了曼联,现在这些问题都留给了莫塔夫,阿诺德不打算介入这些事情。

莫塔夫在行业内继续稳扎稳打地树立着自己的信誉,但他此前一直专注于青训方面的工作是一个问题。他和弗莱彻都在瓦拉内的签约中做出了很好的表述,虽然他们的谈话是在敲定之后发生的。

弗莱彻最近在边线旁的表现引起了一些与曼联关系密切的人的关注,他作为技术总监的职责并不像人们预期的那样明确,在这种情况下,据说他觉得自己通过帮助指挥来提供最大的价值。

这位 37 岁的曼联名宿与球员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上个赛季他为博格巴提供了战术建议,他也理解曼联对于球员的高要求。但是球队中有些人对他的具体角色感到困惑,人们希望阿诺德在适当的时候澄清这一问题。

目前弗莱彻的工作是为朗尼克的助教阿玛斯提供支援,他的职业生涯背景无法说服曼联的球员。阿玛斯在卡灵顿带队训练,在关于如何夺回球权这一方面提供了很多宝贵的建议。但消息源透露曼联的球员并不满足,他们需要更多的指导,告诉他们控球时该怎么做。早期的训练重点是加强防守,预计朗尼克将在本周进行详细的进攻训练。

据说前一线队助理教练基兰 – 麦肯纳在观看了朗尼克接手之后的早期训练课程之后对自己出任主教练很有信心,所以他立马去了伊普斯维奇。

朗尼克正在寻找一个能让球队满意的均衡的体系,对阵维拉的赛前他将和球队连续训练四天。而他所谓的临时主教练头衔是否会激化内部问题,这个还有待观察。

src=曼联的消息人士已经将他描述为俱乐部从足球到商业的一个明显的资产—他是红牛系毫无疑问的教父—但他所谓的顾问一职又意味着什么又是亟待观察的。阿诺德会对今年夏天的决策发表意见,莫塔夫也很愿意接受朗尼克的帮助。

阿诺德也展现出他愿意学习的态度,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他一直在联系不同的利益相关者,了解他们对曼联的看法。 他想要各种各样的数据。 一位消息人士说, 他会做出基于现有证据的决定。

他在谈判中个性很强,但也有温和的一面,据说他会在圣诞节给员工发短信。他将能够准确判断朗尼克时期的功过得失,不像伍德沃德,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曼联的伦敦办公室,而阿诺德则是在老特拉福德。

在这个英格兰最大的俱乐部里,球场内外的感受才是切实的,我们会看到平静的湖面慢慢泛起涟漪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