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从本场比赛曼联队长马奎尔的逃点,到曼联被裁判施舍的平局,曼联的本赛季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无可救药。

一,C罗的连续六场无进球,说明他确实已经没有在曼联踢上90分钟或者主力的实力。

本场比赛之前,C罗已经连续五场没有进球,他年龄,体能,以及对于朗尼克打法的融入都已经成为问题。

就在前几天,大概率会接手巴黎圣日耳曼的齐达内对相熟记者表示,如果他接手大巴黎,第一件事就是签下C罗,因为别人根本就不会使用他。

第一,上赛季索尔斯克亚打造的中前场第一道防守体系,因为C罗基本上不太参与逼抢,使球队的高压逼抢完全已经打不出来,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对手在后场得球后快速传给中场,马上对于麦克托米奈们的重点打击,昨天麦克托米奈忙得一头浆糊,也没有改变自己的球队中场被比自己低两个级别的南安普顿的碾压,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此。

第二,C罗的后撤拿球踢法,使曼联在关键的锋线支点上,经常出现空白,而他们另外两个锋线拉什福德和桑乔的纯边锋属性,使曼联的传中球威胁大大下降。

事实上,现在的曼联,因为C罗的到来,他们的阵地进攻已经没有了太大威胁,他们已经成为一支投机的反击球队。

在英超,反击打法基本上就没有太大的生存空间哪怕是现在的保级区球队,都在破釜沉舟地选择攻出去,曼联本赛季的堕落,事实上就是因为C罗的到来。

二,马奎尔本场比赛灾难级别的发挥,其实就是曼联上一任管理层奇葩的建队思路的缩影。

切尔西的巴西中卫蒂亚戈.席尔瓦凭借稳定发挥,获得世俱杯决赛和赛事的双重最佳球员。

拜仁的中卫于帕梅卡诺奉献给灾难级的发挥,球队上半场丢掉四球,爆冷大败给手下败将波鸿,让波鸿成功复制霍村奇迹。

他在下半场被布罗亚一停一过的轻松摆脱,被名嘴讽刺为航母调头,当马奎尔本场比赛连续对布罗亚送上NO LOOK防守之后,我们已经开始怀疑他8000万身价的合理性。

昨天看到有人在反思本赛季莱斯特战绩不佳的原因是一年卖一个后卫,这个观点不正确,因为他们溢价卖掉马奎尔就是最正确的事。

昨天比赛的第88分钟,马奎尔面对完爆自己一整场的布罗亚,展现出了自己垃圾的一面,他撞倒布罗亚的动作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但是他接下来对于布罗亚小腿的踩踏,纯粹就是心态失衡的报复。

从C罗到马奎尔这一前一后的不稳定因素,就知道曼联管理层奇葩的建队思路,就是他们尴尬现状的重要原因。

三,从哈森.许特尔与朗尼克的渊源,再到两支球队两个赛季的云泥之别,就知道曼联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教练。

朗尼克对于哈森.许特尔有知遇之恩,但是两个人的关系我们本上可以理解为和而不同。

当许特尔在莱比锡风光无两时,他对于朗尼克作为总监过于插手球队的越界已经感到不可接受,当17年球队战绩下滑之后,许特尔也拒绝了红牛开出的续约合同,并暗中开始与拜仁进行谈判。

所以我们在昨天才看到了许特尔说他不接手拜仁是对的,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够好。

上赛季,南安普顿被曼联9:0血洗,我记得许特尔在场边手足无措的无助,本赛季双方第一场比赛的1:1,我看到许特尔在场边长跪,昨天的1:1,我在许特尔脸上看到的全部都是遗憾和不甘。

从这支球队,到哈森.许特尔,再到他麾下老将罗梅乌,新人巴罗亚,全部被严重低估。

他们刚刚逼平曼市双雄,并不是因为侥幸,如果他们能有更好的终结能力,他们完全能够取代曼联的前六位置。

哈森.许特尔的成功,并没有反衬出朗尼克的平庸,因为这支球队,现在连基本的高压都打不出来,更何谈朗尼克高压踢法之父的抱负。

这支球队的问题,根本就与教练无关,因为他们在后弗格森时代,永远就是傀儡。

因为格雷泽家族的一切宗旨,就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曼联来榨取利益,弗格森时代的所有收入,都被格雷泽家族用来填补负债累累的家族生意。

格雷泽家族和三德子以投资银行的逻辑经营足球的标准动作,就是释放种种利好,拉升曼联股票价格并在高位抛出。

因为三德子的离开,并不会改变曼联的经营思路,阿诺德的纳斯达克经历,与三德子的投行出身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与格雷泽家族的琴瑟和鸣,最大的原因还是他们的投机本性。

曼联球迷唯一的指望,就是石油金元们,能够开出40亿英镑以上的高价,来满足格雷泽家族的贪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