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冠,的决赛中,切尔西以1比0击败了曼城。切尔西依靠以坎特为代表的顽强意志力和几乎到了极致的严密防守,无形中化解了曼城的进攻,而曼城防守的隐患在切尔西猛烈反击前被无限放大。最终,矛与盾的对话逐渐抵消了消耗中的悬念,切尔西证明了自己是更深的蓝。

在开局阶段,曼城立即展开了高压争夺战,明显有开始争夺战的意图。但与曼城,无球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防守基本被压缩找机会反击,前场主动抢位的情况并不明显。但区域防守保持了良好的防守密度和硬度,尤其是后方防守关键位置的滑铲多次解除险情。

曼城在阵地战中采取了主动进攻,恰当地结合了长传的简洁进攻。第8分钟,斯特林接到后场长传,差点获得破门良机。但值得一提的是,曼城防守对抗进攻压力的稳定性明显不如切尔西,这不仅储备了巨大的隐患,也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曼城对进攻的投入。

在切尔西这边,他经常使用过顶传球的进攻方式快速引导边路,在反击中也很好的利用了曼城肋部的空档,利用倒三角传球威胁球门,对防守一度混乱的曼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第14分钟,维尔纳连续获得两次破门机会,尤其是左肋穿透曼城防线,维尔纳错失破门良机。

上半场双方整体表现出非常紧逼的攻防节奏,比赛相当激烈。经过一场反扑拉锯战,双方回到既定战术中的攻防节奏。曼城在阵地战进攻中占据主动,而切尔西仍在寻找快速反击的机会。

第42分钟,切尔西反击终于取得成效,哈弗茨1-0破门。这一突破延续了切尔西之前快速疏通侧翼的反击策略,同时他利用曼城空无一人的后场采取有效反击。这个机会能够顺利转化为目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曼城自身的问题。

这个失球,曼城在进攻时前后脱节,而津琴科防守不严是绝对的失败,这让切尔西的反击获得了机会,从而越来越呈现出犀利的态势。总的来说,上半年曼城的抗压防守能力相对较差,尤其是津琴科,失误较多。着眼于以阵地战为主的进攻战术,防守方很难保证足够的稳定性,既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进攻,也存在失球的隐患。

下半场,切尔西仍然保持着严密的区域防守,这使得曼城陷入阵地战。近60分钟后,德布劳内的受伤让曼城的进攻梳理在前场遭到重创。随着比赛的进行,双方的比赛节奏放缓,曼城阵地战压制的态势越来越明显,进攻方向也更加偏向右翼。由于切尔西,的密集防守,曼城采取了从边路向中路传球的策略。然而,切尔西仍然依靠稳定的防守耐心来寻找快速反击的机会。第73分钟,切尔西差点利用曼城后场空虚反击进球,普利西奇身体平衡被打乱错失良机。

临近比赛最后阶段,切尔西几乎没有机会进行高效反击,更多依靠的是不屈不挠的严密防守和意志力(坎特在其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专注于消耗战,不轻易在前场投入进攻力量,更多的是运动战中的远射。即使进攻阵型偶尔被压制到前场,也多是增加传球次数来消耗时间,不轻易尝试强渗透的传球或突破,避免运动战丢球。最后阶段,曼城试图通过阵地战和45度斜长传相结合的方式来加快打门节奏。补时阶段,几乎是半场攻防。随着马赫雷斯乱战争中凌空滑出国门,曼城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失败。

此役,坎特首发踢满90分钟并且表现出色,他8次地面对抗7次成功,7次空中对抗4次成功,贡献2次解围和3次抢断,力保蓝军球门不失。

在欧冠赛场上,坎特的表现是完美的,现在,坎特拿到金球奖的呼声很高。在金球奖之争中,这个强悍的小个子不容忽视。

从巴萨一路走来,瓜迪奥拉的传控足球理念也算得上长盛不衰,但恰逢对手,可谓一物降一物。粗糙地说,能克制瓜迪奥拉底蕴派足球的多为两种,一种是通用的防反, 长时间保持高质量的区域防守和简洁高效的反击,弱队打不起来;另一种是打对攻,但只有他之前执教过的巴萨梦之队或许才能十拿九稳。而图赫尔麾下的切尔西,恰恰是第一种。

图赫尔的接手,让切尔西重现当年接盘侠登峰造极的历史,而从战术角度分析,这也是两种理念极致交锋的重现。就像某位看球超过20年的“游穆人”说的那样:“切尔西重新激发了穆圣的铁血基因,最后决赛成了当年国米对巴萨的翻版。”虽为戏谈,但也权当一种影射,诠释了足球风格相生相克的生存之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